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韓劇看的多了,再次看韓劇時,僅看電影的開頭便能把影片的大概內容猜個八九不離十。雛菊的劇情依舊老套,老套到去講三角戀。但是它卻講出了自己的韻味。就像電影的名字一樣,故事也散發著肆意的芬芳。 《雛菊》取景於荷蘭的阿姆斯特丹,花的王國,充滿了浪漫的色彩。但在這樣古樸浪漫的城市中,導演卻設置了三個矛盾極為對立的三個角色。天真無邪的女畫家惠英,堅毅的國際刑警鄭優,還有一個全片都未提及姓名卻是本片男主人公的職業殺手。這三個人在這個古樸浪漫的城市給我演繹了一個唯美憂傷的愛情故事。 導演採用了復合敘事的手法,通過三個人的講述,交代了故事的前情,手法明快清晰,毫不拖泥帶水。使得全片節奏平穩,明暗線清晰。象徵心中有愛的雛菊與象徵死亡的黑色鬱金香,冷酷的殺手與天真善良的畫家和國際刑警,古樸清肅的廣場與血腥的槍戰。但是在無數矛盾與對立中三位主人公都尋找到心靈上的交集。為了營造這種對比中的對立,導演在片中大量運用對比蒙太奇的手法,很好的體現了人物身份以及心理上的對比與矛盾,層次感極強。 對於全智賢的表演,她走出了我的野蠻女友中的形象,很成功地刻畫了惠英這個角色,很好的把握了角色的特點。在後半部分惠英因槍擊致啞後,她用眼神與肢體生動的表現其內心的矛盾、憤怒與痛苦,表演真實親切絲毫不扭捏做作,真實感很強。 《雛菊》在劇情上並沒有大的突破,還是繼承了三角戀的傳統套路。但就是在這種傳統的劇情中,惠英的死卻成為了全片劇情的亮點。惠英是一個悲劇人物,在影片中她兩度失去了她深愛的人,鄭優的死永遠的離開了她,另一次則是她為了給殺手擋子彈而死去,她這次離開了她深愛的人。看到這裡我有了一個疑問:為什麼要選擇惠英?為什麼不是殺手?甚至有些偏激的想為什麼要在兩人經歷無數情感交叉與距離後的相泣而擁的時候選擇一方的突然死去? 為什麼不是殺手?他有理由死,因為他手上沾滿了鮮血,角色的本質是邪惡的,在社會角度來看他的死是必須的。但我認為惠英的死是編劇對於惠英這個角色的仁慈,他不忍心看到惠英再次看到自己深愛的男人離她遠去,如果死的是殺手,惠英則會陷入無緣無盡的夢魘中。正是惠英的死解脫了她自己。為什麼要選擇這樣一個悲劇的結局呢?或許殘忍的不是導演,而是我們吧 雛菊不是玫瑰,雛菊代表心中有愛,而玫瑰代表熱烈的愛。雛菊纖細,玫瑰有刺。脆弱的雛菊不是玫瑰,承載不了奢侈的愛情。《雛菊》的片名就代表了一個悲劇的開始。最後我想起了那句經典的詩句: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天與地的距離,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當最後殺手抱著死去的惠英時,他們的距離才是最遙遠的距離。